亚博 >财经 >IMF:发达经济体金融稳定改善新兴市场有所恶化 >

IMF:发达经济体金融稳定改善新兴市场有所恶化

[ 而在中国,IMF认为决策者的挑战在于有序地过渡到市场约束更强的金融体系,包括消除隐性担保 ]

“在通往强化金融稳定的道路上,全球金融系统正在经历几个重大转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9日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称,这些转折包括美国货币政策开始正常化、新兴市场在不利的外部环境下应对宏观经济脆弱性以及欧元区正增加强银行资本状况。

不过这些转折远未完成,且稳定状况还远未恢复正常。自去年10月以来, 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稳定状况已有所改善,不过新兴市场经济体却稍有恶化。而金融动荡的频繁发生已经凸显了未来将要发生的重大调整。

报告指出,全球经济在从“流动性驱动”过渡到“经济增长带动”的市场过程中,发达经济体需逐渐放弃流动性支持来创造自我维持经济增长的环境,而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外部金融条件收紧的情况下实现金融再平衡。

对于中国而言,IMF认为决策者的挑战在于有序地过渡到市场约束更强的金融体系。IMF强调,中国快速增长的非银行部门需要更多市场约束,非银行金融体系需要逐步实现去杠杆化。

此外,加强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监管者之间的对话,应该可以确保跨境流动性和信贷不中断。

新兴市场金融稳定有所恶化

在全球环境不断变化的过程中,新兴市场风险已经随着外部环境的趋紧和资本流动的逆转而上升,并同时面临自身的过渡期挑战,且各经济体之间又有很大的差异。

自金融危机以来,私人和公共资产负债表已经变得更加杠杆化,因此对国内和外部条件的变化更为敏感。一些经济体的宏观经济失衡情况在过去几年里更趋严重,与此同时,由于外国投资者对国内债券市场的参与程度提高,一些经济体面临着新的市场波动来源和资本流动压力。

报告称,这些事态发展导致了“系统性的流动性错配”,即资本外流的潜在规模与本地机构和做市商(尤其是国际银行)为这些资金发挥中介作用的能力脱钩。而这种不匹配情况可能导致当局不得不向特别面临压力的市场提供流动性,以维持本地债券和货币市场的运转,并遏制国家之间的溢出影响。

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企业部门,报告称公司通常情况下具备足够的缓冲机制来承受来自国内或国际市场的一般冲击,但仍存显著脆弱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银行资本缓冲和利润率通常保持在高水平,应该足以吸收非金融公司遇到的温和冲击。尽管如此,在一些经济体,准备金提取不足,银行资本水平较低,这会在公司部门资产负债状况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引起困难。

而在中国,IMF认为决策者的挑战在于有序地过渡到市场约束更强的金融体系,包括消除隐性担保。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和债权人不得不承受一些由于之前金融过渡所带来的成本,市场价格也需要调整到能够更加精确地反映风险,且过渡节奏很重要。

与此同时,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中国快速增长的非银行部门需要更多市场约束,非银行金融体系需要逐步实现去杠杆化。

IMF表示,成功实现有序过渡的其他关键因素包括,提升中央银行应付流动性需求发生意外变化的能力,及时实行存款保险并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以及加强对经营失败的金融机构的处置框架。

发达经济体需放弃流动性支持

在发达经济体,目前金融市场继续由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和较通融的流动性条件来支持。IMF称,这些经济体如果要创造经济增长自我维持、企业投资增加、就业增长的环境,就需逐渐放弃这些支持。

在逐渐转向自我维持增长的发达经济体中,美国进展最大,美国经济已明显露出复苏绿芽。不过IMF指出,美联储退出宽松货币政策的道路可能崎岖不平,而美国过渡到金融稳定的过程中会带出一系列挑战。

报告指出,“寻求收益”行为正不断延伸,公司部门的杠杆程度不断上升,信贷市场中某些组成部分的信贷发放标准正在削弱。市场流动性转弱,易受兑付风险影响的投资工具迅速增

加,这些情况会扩大金融和经济冲击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过渡时期,美国货币宽松政策的减少可能导致投资组合的调整和风险的重新定价,从而给先进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带来很大的溢出影响。

在欧元区,各国和欧洲整体层面上实施的政策有助于支持过渡到更为牢固的一体化框架,但重要的挑战依然存在。

由于银行资产负债表的修复未完成,以致欧元区负债累累的那些企业的重组仍停滞不前。同时,在面临压力的欧元区国家,信贷环境仍然比较困难。尽管有关受到压力的欧元区银行和主权实体的市场心态显著改善,但这种改善可能超前于资产负债表的必要修复。

IMF建议,欧洲决策者须对当前银行体系的健康程度进行一次严格、透明的评估,紧随其后的是清理银行资产负债表和关闭不再具有生存活力的银行的决定。与此同时,改善非银行信贷和股权投资渠道的另外一些措施也是需要的,由此产生的对于资产负债表的切实增强将有助加强在金融市场中改善的乐观情绪。

而在日本,持续的货币宽松政策是必要的,但对于重现经济活力并扎根重生并不充分。“安倍经济学”在初始阶段的很大成功在于改变了通缩预期,但是若要巩固在金融稳定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以及扩大这种稳定面,还需要更多的努力。IMF称,向持续高增长和低债务相关风险的转折,日本还需要制定更有说服力的结构性改革措施。

此外,报告还指出,如果乌克兰局势持续升级,相关的地缘风险也会对金融稳定构成更加严重的威胁。如果进一步的动荡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出现新一轮的避险行为,或者如果贸易和金融受到干扰,那么可能对其他国家(不限于邻近的贸易伙伴)的经济活动产生更大的溢出影响。IMF认为,有必要采取加强的合作性政策行动来减少全球经济中重复的动荡风险,既要减少外部失衡及相关的内部扭曲,又要增进市场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