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 >科技 >盛大起诉再掀波澜 顺荣股份收购三七玩前途莫测 >

盛大起诉再掀波澜 顺荣股份收购三七玩前途莫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顺荣股份(002555.SZ)不仅陷入业绩下滑的境地,一度欲收购的标的资产也牵涉进一桩侵权纠纷之中。

日前,顺荣股份发布“有关诉讼事项的进展公告”:公司拟收购的上海三七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玩)因仿冒纠纷而被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盛大网络)起诉,此次诉讼的进展是盛大网络在更新的《起诉状》中已将诉讼请求中判令三七玩赔偿经济损失额调高至6500万元,而其余诉讼请求并未发生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盛大网络还追加了广州仙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仙海)和成都墨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墨龙)分别作为本此诉讼被告之一。顺荣股份董秘张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被追加的两家企业均是游戏开发商,“我们收购的三七玩仅是游戏的运营平台,如果有侵权仿冒行为,盛大网络应该去找游戏开发商协商,将三七玩列为被告是没有道理的”。

被“隐藏”的风险

顺荣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有关诉讼事项尚未开庭审理,公司及交易标的三七玩未承担任何费用,本次诉讼进展情况对公司及交易标的三七玩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无影响”。

但是,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顺荣股份在此前收购三七玩的公告中并没有提示有关于著作权纠纷的风险,“盛大网络能如此兴师动众地起诉三七玩,肯定是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而且这种游戏著作权纠纷是应该在风险提示中注明的,否则投资者如何能判断收购标的的真实风险呢?”

对此,张云表示在披露收购三七玩的草案之前,盛大网络并没有对其进行起诉,“况且,三七玩仅是游戏运营平台,本身不存在研发游戏的侵权可能性。游戏都是开发商自己做的,如果有侵权行为,盛大网络应该起诉游戏开发商,这就是为何这次诉讼进展中,盛大网络追加起诉两家公司的原因。”

在张云看来,收购草案中没有提示著作权风险,一是目前不存在侵权,“法院还没有判”;二是他们收购时“看到的游戏著作权都是有国家颁发的专利证书的,并不存在仿冒风险”,因此没有提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盛大网络公关部副总郑映辉,她表示此事盛大游戏传播中心总经理刘红鹰最为熟悉。但是刘红鹰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给其发短信表达采访意向,截至发稿时尚没有得到盛大网络方面的任何回应。

“三七玩这种页游运营平台,本身没有研发能力,其他研发商在其平台上推广的游戏很容易陷入著作权纠纷中。”上述私募基金经理表示,如果页游公司的盈利前景广阔,“早前被收购的动网先锋、游戏谷、边锋等页游公司,缘何会纷纷卖掉套现呢?”

投资者早已“买单”

实际上,自2011年上市以来,顺荣股份的业绩就逐年下滑,公司一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新产业进行战略转型。最新年报显示,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顺荣股份2013年的净利润仅有96.75万元,同比下降达到91.69%。

“这主要是因为去年整个汽车行业都不景气,我们的客户主要是江淮、奇瑞这样的厂家,他们销量下滑,我们必然也会受到影响。”对此,张云解释道,“自主品牌汽车销量占比及整车销售价格下降,这些导致公司主营产品塑料燃油箱销量及销售收入下降,因此公司需要选择新的战略转型方向。”此外,顺荣股份IPO募投项目“120万只燃油箱项目”在2013年也只取得了352.18万元,并没有达到预计效益。

在多元化发展战略下,三七玩进入到顺荣股份高层的考察中。

上海一家网游公司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三七玩此前是不打算卖给顺荣股份的,“最早谈得的是大唐电信,后来价格没有谈好,正好顺荣股份有迫切需求,三七玩的股东们顺势就卖给了顺荣股份。”

在上述网游公司负责人看来,三七玩是网页游戏业内的联运平台,并没有研发实体,自身上市原本很困难。另一方面, 手游对页游的冲击很大,三七玩未来的路只有被收购:“趁着价钱好的时候套现是上上之策,对于顺荣股份来说,买了三七玩并非抱了一个金饭碗。页游的开发成本已经在4年间翻了10倍。事实上,不只是研发商,平台成本同样增加,不少页游平台商都在感叹钱没那么好赚了,现在投入数倍的广告,收获的充值还没有之前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