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 >社会 >14岁女生遭同学打骂后跳楼昏迷10余天 >

14岁女生遭同学打骂后跳楼昏迷10余天

  本报记者 张学得 骆余民/文 林风/图

  昨日晚上10时许,福州五四路口的一家小旅馆里,15岁的陈芳捧着一本《喜羊羊与灰太狼》漫画书,津津有味地看着,不时发出咯咯笑声。

  1个多月前,三明市沙县富口初级中学8年级这名女生,在多次受到女同学打骂后,纵身从教学楼三楼跳下,身受重伤,一度昏迷了10多天,直到被送到省立医院抢救后才苏醒过来。

  因为身心受到重创,目前,陈芳已不能完全回忆起自己当天的遭遇,整天只会打哈欠、犯困,抱着布娃娃入睡,而一觉醒来只会找《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类的漫画,吃零食。妈妈说,她目前的智力已下降到小学水平。

  不堪同学打骂从3楼跳下

  “有人跳楼啦!”2009年11月26日中午2时许,三明沙县富口中学教学楼,离下午上课还有约10分钟,一名学生突然跑出教学楼大声地喊叫。校长陈细妹急忙跑出办公室前往查看。

  “当时就看到一名女生躺在教学楼下的地上,一动不动的,大家吓坏了。”陈细妹说,他赶到现场时,这位名叫陈芳的女生已失去知觉,他急忙拨打120求助,将陈芳送到沙县富口镇卫生院,后转至县医院救治,昏迷多天后,于12月2日转至省立医院。

  “她是被同学打骂了后才跳楼的。”陈芳8年级2班的同学小鹏(化名)说,陈芳跳楼时,他也在教室里。小鹏说,陈芳被打骂时都快上课了,有几个女生突然围住她,有的用手指着她骂,有的在推她、踢她,有的还抓她头发。

  “大家都以为这是一般的同学纠纷,在闹,也没太在意。”小鹏说,打架过程持续了好几分钟,当时谁都没想到,事态会那么严重。

  “不要啊,不要啊。”小鹏刚一走神,突然有同学喊着,他抬头看到陈芳竟突然冲向教室窗户,并爬上窗户纵身跳下。

  “大家都吓呆了。”小鹏说,眼睁睁看着同学从窗户跳下,大家都一时反映不过来,特别是那几个打骂她的同学,都吓哭了,大家纷纷跑到窗户看。

  昏迷多日后只要“喜羊羊”

  “妈妈,我的喜羊羊呢?我要看。”昨晚10时许,昏昏欲睡的陈芳拉着妈妈问。

  “你看你看,她就这个样子,跳楼后,昏迷了那么久,她现在的智力就跟个小学生一样,除了看漫画,就是要吃零食。”妈妈吴女士抚摸着女儿的头心疼地说。

  “刚苏醒时,她的左手左腿和左背都没有知觉,还以为她的左半边会瘫痪。”妈妈说,还好,转到福州治疗了一个多月后,陈芳被抢救过来。

  让家人担心的是,跳楼后,陈芳整个人都变了,当她醒来时,“智力出现了严重退化”,“每天只会不停地打哈欠,醒来的时候就吵着要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然后就是不停地喝水,每天都要喝上好几壶。”

  为了女儿尽快恢复,妈妈只能顺着她的意愿,把她当一个小学生伺候着,给她卖小儿书,跟她说小孩子爱听的故事,“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恢复到过去的那个样子。”

  教育部门

  同学的羞辱欺负是陈芳跳楼外因

  陈芳跳楼一事在沙县特别是教育界“引起了震动”,民间则出现了多个版本说法,有人说她是被同学推下楼的;有人说当时打骂她的同学拦在教室门口恐吓她“要么从我们裤裆下面爬出去,要么从窗户跳下去”,她才跳的楼。

  “同学的羞辱欺负确实是陈芳跳楼的外因,但经当地派出所调查,肯定没有‘同学推下去’的情况,目前了解也没有‘爬裤裆’的情节。”沙县教育局纪副局长说,陈芳跳楼一事发生后,当地政府、公安和教育部门都介入了调查。

  “根据目前的了解,陈芳当天确实遭到了同学的打骂。”富口中学陈校长说,据调查,事发当天上午第二节课间,确实有8个女生打骂了陈芳,还把胶水和方便面倒在她头上,据称原因是“有一个女生传字条给8个女生中一人说陈芳说她坏话”。但是,陈芳并没有向老师反映这个情况,老师也不知情,所以她在下午上课前再次被打骂老师没能提前制止。

  “原来,陈芳也被其他3位同学打过一次,她家长还到学校问这个事,学校对3同学做了严肃处理,要求她们写检讨书改正,3名同学再没做类似事情,没想到这8名女生会这样。”陈校长说,“事情发生在学校,我们有责任,我们的学生工作做的不够细,没能及时捕捉到学生具体情况。”

  但是,当地各部门认为,陈芳跳楼也是有内因的。“根据了解,陈芳同学平时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也不爱跟同学交流,后来有同学说她初一下学期就说过要自杀,同学们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没太在意,没想到会动真格。”纪副局长说,“内因和外因是陈芳同学跳楼不可分割的两个因素。”

  难题

  8名“肇事”学生同样受极大压力

  事发后,陈芳的医疗费成了最大的难题。为了给女儿治疗,家人倾尽所有四处举债。

  “关于医疗费问题,我们已经协调了好几次,县教育局、学校和镇政府先后垫付了6万多元。”陈校长说,富口镇并不富裕,财力也是有限的,但他们会尽全力去筹凑,“孩子恢复健康是我们最大的目的”。

  陈芳跳楼后,当地有关部门也找到了8名“肇事”学生的家长,希望他们也能先垫付部分医疗费。“第一次协调,其中3个家长共拿了6000块钱,其他家长则一分钱都拿不出来。”陈校长说,“这些学生家庭都不富裕,有的甚至非常贫穷,其中一个女生是抱养的,父亲已经68岁了,根本拿不出钱。”

  “我们原来希望8个学生的家长每人至少出5000元,作为陈芳的医疗费用,可刚开始他们都答应得很好,但到拿钱的时候,都说要看法院怎么判,法院判他们要付多少,他们就付多少。”陈校长说。

  协调医疗费还碰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8名学生的心理问题。“我们一去协调,家长就会打骂学生,给学生造成了极大心理压力。”陈校长说,事发后,甚至出现了学生出走的情况,“两个学生失踪了,我们和家长找了一个星期才找到,我们就怕给他们太多压力,引发新的问题。”

  为此,当地教育部门从县里调集了多位心理专家,深入富口中学开展心理辅导,“不仅那8个同学出现了心理障碍,班上的其他同学和老师甚至是我本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陈校长说。

  “事情发生后,8个女生哭了好几次,她们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都表示很后悔,最近上课也规矩多了,也希望陈芳能早日康复。”富口中学副校长陈芳的数学老师王贤木说。

  陈芳的母亲也表示自己并不想过多追求8名孩子和学校的责任,“我现在只想有足够的医疗费,治好女儿的病,让她能够跟从前一样,至于责任问题,那得等她完全康复后再去讨论。”